翻頁   夜間
欧洲杯2020赛程 > 囂張王爺惡毒妻 > 第26章 出獄

欧洲杯2020赛程 www.ggwrh.com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//www.ggwrh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還沒等慫恿著孫遠征逼知州升堂問案,給云歌定罪判刑,青州城中糧食收購價大漲,她見有機可乘,便開始在各級官員、富戶的內宅中合縱連橫,倒賣糧食,發了一筆小財。

    這日正數銀子呢,孫遠征氣色不正闖進她房中,不由分手劈面便是兩個大耳光,震得云蘿兩耳嗡嗡直響,唇角也皮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孫郎……”云蘿委委屈屈哭訴,“你這是怎么了嘛!”

    孫遠征臉色發青,咬著牙斥罵:“你這賤人!還有臉問我怎么回事?若不是你聯絡那些無知婦人偷賣糧食,如今青城糧倉怎會粒米無存?你知不知道,饑民已經開始暴亂了?朝廷已經下發文書,我若是處理不好此事,頭上這頂烏紗便別想要了!”他面目越發猙獰,“賤人!我若丟了官,第一個要了你的命!”說罷踹門而去。

    云蘿癱軟在地,淚水橫流,卻死死咬住唇角,一聲也不敢吭。

    乳母趙氏心疼她,忙過來安慰。

    忽然門口又出現一個跌跌撞撞的纖細身影,繡明滿臉驚訝:“大小姐,你這是怎的了?”

    來的的確是云夢,但見她鬢發蓬亂,臉色如紙,滿面淚痕,眼神都有些散亂,待看到云蘿的樣子,不由得閉了閉眼,一言未發,轉身又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繡明追出去的時候,只看到她的背影在院門口一閃,便不見了。一轉頭看到張氏的房門打開著,忙走過去替她關門,那日在牢里跌了一跤,張氏這幾日總說身上不好,若再受了涼,到時候遭罪的還是自己這些當丫鬟的。

    一邊想著,走到門口,下意識往里面張了一眼,立刻嚇得驚叫一聲,轉頭就跑。

    云歌正在牢內悠閑自得地看著九連環折紙,沒想到九連環的手巧得很,隨隨便便一折便是一朵花、一只貓、一條狗……十分有趣。

    這時,云夢氣喘吁吁奔了來,使勁抓著阻隔她與云歌的欄桿,咬牙切齒的問:“是不是你干的?你這賤人,何以這般惡毒!我云家好歹對你還有十幾年的養育之恩,你便是這樣報恩的么?”

    不等云歌說話,玉玲瓏便不樂意了,伸出手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左右開弓打了云夢十幾個耳光,喝道:“嘴巴放干凈點!”

    云夢雙手捂著臉,眼里幾乎要噴出火來,“云歌,你說,到底是不是你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在說什么?”云歌好整以暇,淡淡看著云夢,仿佛她高居華堂,而云夢是她的階下囚,“不論你或是你的親眷得了什么業報,也是你們咎由自??!”

    云夢眼睛通紅,淚花閃了閃,又強自忍了回去:“云歌,我娘死了,是你下的手吧?”張氏的確死了,而且死相極為可怖:臉色青白,口吐白沫,兩只眼睛睜得滾圓,鼓出眶外,真真死不瞑目

    云夢知道,那是服食了過量的罌粟籽粉造成的。她一早起來發現自己存放罌粟籽粉的地方空了,便感覺不妙,甚至顧不得梳洗打扮,便直奔驛站,結果還是遲了一步,張氏的身子都冷透了。

    云歌漠然一笑:“云大小姐,這件事到底誰才是始作俑者,你我都是心知肚明的,怎么,你不問問你自己如何得來那些見不得人的東西,反來質問我?難不成,你們全都是人上人,只我云歌一個該死?不論你們用什么手段殺我,我都該洗干凈了脖子,伸長了,等著你們拿刀來砍?”

    云夢臉色變幻不休,厭惡地道:“怪只怪你是個讓人痛恨的庶女!”

    “哦,是么,”云歌依舊神色淡淡的,“那你第一個該去質問令尊大人,若不是他,也不會有我?!?br/>
    云夢被噎了一下,隨即恨恨罵道:“你親娘就是個狐貍精!”

    “那么,”云歌好笑起來,“你們又算什么呢?令妹又是如何成為孫欽差的愛妾的?”

    云夢被問住了,只覺得一口惡氣出不來,憋得胸口生疼。

    “套用你一句話,”云歌轉過頭去再不看她,“你們之所以落到今日這般地步,怪只怪,你們是一群腦滿腸肥的豬!”

    “你!”云夢氣得臉色發紫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。

    玉玲瓏悄悄問九連環:“姐姐,那日小姐叫你出去便是讓你殺張氏?”

    九連環輕輕“噓”了一聲,悄聲道:“小姐可沒這么說,她只說,云大小姐床頭的暗格里藏著些東西,云大小姐和她娘、她妹妹每日都要吃的,這收藏的地方既隱秘,數量又不多,想必是十分金貴的,可如今張氏淪落了,人不像人鬼不像鬼,前兒還在牢里摔了一跤,老胳膊老腿怪可憐見的,所以叫我給她送些補補身子。誰知道人家竟虛不受補呢?話又說回來,這東西可是張氏日日都吃的,要中毒早就中了,還等得到今日?這事也奇了,難道云大小姐還會給親娘下毒?”她雖然作出一副“說悄悄話”的姿態,音量卻足夠云夢聽個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傷心絕望自云夢臉上一閃而過,繼而代之的便是深濃的恨意,“云歌,你別得意!遲早有一日,我會叫你把今日做的孽加倍償還!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得意的?”云歌奇道,“大小姐,你也莫太把自己當回事了?!彼底徘崆岬瀋砩系囊壞慊頁?,便仿佛,云夢連那點灰塵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云夢一跺腳,抽身離去,再不走,肺都要氣炸了!

    玉玲瓏忍不住拍手叫好:“痛快!真是痛快!一開始我還以為小姐過于溫柔了呢……”她們手中得到的有關云歌的資料便說,云歌自小懦弱可欺……認識久了,才知道,她若算軟弱,這世上便沒有強勢女子了。嘖嘖嘖,這氣勢,真跟王爺有得一比。

    “小姐喝口茶潤一潤嗓子吧?!本帕誹逄卣辶艘槐杷址罡聘?,又道:“昨日奴婢出去,聽聞青城暴亂迭起,甚至還有暴民沖擊知州衙門,知州衙門已經連續三日不曾開過大門了。便是驛館,雖然有欽差大人帶來的護衛守著,也常常出事?!?br/>
    云歌神色如常,悠然喝了一口茶,過了片刻才不甚在意地道:“這不過是個開始罷了……”

    下半晌的時候,禁婆哆哆嗦嗦來放人:“云三小姐,兩位姑娘,外頭有人沖進大牢要放囚犯,知州大人已經從知州衙門墻內扔出來手令,除死囚外,所有犯人一律釋放,您三位可以走了?!逼涫翟聘璧睦蚊鷗揪兔簧杷?。

    云歌優雅起身,雖然鎮日在這斗室之中,但她衣飾修潔,裙子上甚至連半個褶皺都沒有。

    看她款步出了牢門,那禁婆竟一陣恍惚,這位云三小姐容貌也只尋常,怎的這一瞬間竟給人一種風華絕代的感覺?是自己老眼昏花了?她用力揉了揉眼睛,便看到,云歌徐徐經由通道,向牢外走去,腳步舒緩,行云流水般,那風姿,仙女一般,這陰暗潮濕的牢房,也似在這一剎那明亮美好起來。

    云歌出了牢房范圍,微微瞇起眼眸,外面陽光明媚,寒意凜冽,到底是快過年了啊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小心!”九連環沖上來,把她護在一旁。

    街道上到處都是滿面恐慌的百姓,那些焦慮仿佛洪流,在青城肆虐。

    更有神情兇悍的壯丁們手執棍棒到處打砸搶,搶完之后甚至跪在街頭號啕大哭,他們原本也是安分守己的良民,如今卻做了強盜,自己的良心也時時受到叩問。

    而昔日還算繁華的青城已經破敗的如同年久失修的老屋,似乎隨時都會倒塌。

    云歌見此場景,瞳孔微微一縮,面上卻更為清冷。

    九連環和玉玲瓏護著云歌回到了她以“秦昭”的名義買下的宅子。

    宅子里的婢仆因為得了張自在的照顧,日子過得還算安穩,只是外面的人心惶惶也惹得他們心中不安,如今見主人平安歸來,心才算放下。

    云歌遣了九連環和玉玲瓏下去,也不接受家中婢仆的問候,只推說乏了,回房躺下,放下帳子便進了空間。

    有些日子沒來,空間似乎有了些變化,果林里枝頭上已經又掛滿了成熟的果子,而遠處漸漸露出一點山峰的影子。

    云歌暗忖:莫非我在空間勞作,還會使空間生長?

    一邊想著,一邊先去溫泉洗去一身疲憊,便把果子收了,分類存放,適合做果脯的做成果脯,適合釀酒的釀成酒。

    然后信步來到果林盡頭,眼前出現一條玉帶似的小溪,溪水潺湲,溪邊生長著茂盛的蘭芷,溪底的鵝卵石顆顆圓潤,比寶石還要漂亮。

    更令她感到驚喜的是,溪水里游蕩著一尾尾色彩美麗的錦鯉!

    啊,除了自己,空間里總算也有活物了!

    過了小溪,對面又是一片林子,不過卻是一片桑林,桑葉沃若,顏色卻在綠中隱隱透著銀光,林邊放著一張匾,匾內是有待孵化的蠶卵。

    這一番所見更加出乎意料,于是云歌在林邊建了蠶房,采桑養蠶。

    弄妥了這一切,忽又想起來該去樹屋看一看,也不知那些黃金書自己幾時能打開看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