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欧洲杯2020赛程 > 囂張王爺惡毒妻 > 第46章 撇清

欧洲杯2020赛程 www.ggwrh.com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//www.ggwrh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“我?”云歌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神色清冷,“免了?!彼κ志鴕?。

    “哎!”南宮徹急忙拉住她,“別呀!你給我出了主意,事到臨頭,你反而不管了?”

    云歌納罕:“我幾時給你出過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南宮徹笑嘻嘻的,眼看已經到了上房堂屋,才松開云歌衣袖,當先一步跨進去,居中而坐,吩咐九連環上茶。

    云歌只好在他對面坐下。

    九連環上了茶,識趣地退下。

    南宮徹慢慢喝了一口,才問:“你知道云夢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云歌蹙眉:“與我何干?你不會想與我說這個吧?對不住,我沒興趣?!彼底耪酒鶘砝?。

    南宮徹敲了敲桌子:“你好歹也聽人把話說完吧?”嘀咕道,“真真是我命里的天魔星,爺從來沒在別人那里吃過癟!”

    云歌耐著性子道:“我真的還有別的事?!?br/>
    “是么?”南宮徹只是不信,“你敢說你在廊上偷聽不是因為好奇?”

    “哦,你說這個啊,”云歌容色不變,“我只是想看看來的是不是太監,你也知道,我從未見過太監?!?br/>
    南宮徹好一陣泄氣:“你明知道云夢不會與你善罷甘休,便當真不在乎她的下落和舉動?”

    “我在乎又能怎樣?”云歌揚眉,“云夢自幼養尊處優,嬌生慣養,順風順水慣了,她這十幾年最大的不順大概就是死了未婚夫。不過,以她的性子,只怕還巴不得那未婚夫早死呢。她素來睚眥必報,我與她真可謂仇深似海,一旦她得勢,勢必不會放過我??墑?,以我目前的狀態,你覺得,我有能力把手伸多長?”

    南宮徹立刻探過半邊身子:“嘿,此時便知道爺的重要性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,”云歌一臉毅色,斬釘截鐵地道,“我不會依靠任何人,”憑自己的能耐報仇,才會痛快淋漓,“這是我自己的事?!?br/>
    南宮徹涎著臉道:“何必分得這么清楚,你的事不就是我的事?”

    云歌站了起來,冷著臉道:“我說過,你我之間橋歸橋路歸路,能讓你住在我的宅子里,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,你若再口無遮攔,可別怪我下逐客令!”也不管南宮徹臉上下得來下不來,轉身回了東次間。

    南宮徹將在了當地,惱色在臉上一閃而逝,隨即重重哼了一聲:“好,這可是你說的!”

    九連環早已悄悄跟了進去,小心翼翼勸道:“小姐,其實王爺是待您極好的。您不知道,您昏迷那幾日,王爺怕您冷著,命人以最快的速度在這東次間鋪了地龍,換了窗紙,又拿熏籠把這屋子烘得暖暖的,才將您挪了過來,又把西次間也鋪了地龍:因怕吵到您,哪個屋子里干活,都要把門窗捂得嚴嚴實實,務必一點聲音也漏不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云歌硬起心腸:“九連環,你本不是我的人,如今還回你主子身邊去好了,他若不收,你和玉玲瓏身手不俗,又不是目不識丁,謀一份生計應當不難。過些日子,我也會離開青城,想必再也不會與你家王爺有什么交集了。你家王爺于我有恩,他日我必會報答?!苯袢漲籽奐讀四瞎乖諢嗜媲暗南?,她越發覺得離南宮徹遠一點才好,免得樹大招風,還沒等報仇已經遭了池魚之殃。

    九連環可沒料到云歌會這樣絕情,僵在了當地。

    云歌說這番話并未壓低音量,外面的南宮徹自然也聽了個清清楚楚,騰地站了起來,大聲道:“丑丫頭!不就是怕小爺連累你么!你個膽小鬼!”

    云歌揚聲道:“是,我的確膽小。我是極其惜命的,我不想不明不白就這么死了。我還有債沒討回來呢!”

    南宮徹一腳把門踹開,氣呼呼走了。

    隔了兩日,碧玉來報:“云老爺來了?!?br/>
    云天翔真正的家破人亡,除了身邊不多的一點碎銀,和兩身換洗的衣服,什么都沒了。云府被燒成了一片白地,他已無處容身,便是想回鄉下,盤纏也不夠用,因此厚著臉皮來求云歌。

    云歌正在看賬本,聞言頭都沒抬:“轟出去?!?br/>
    然而云天翔已經闖到了第二進院子門口,苦苦哀求:“求求你們讓我見見三兒……”

    這兩日九連環和玉玲瓏不在,紅玉四個小丫頭儼然變成了云歌身邊最得力的人,當下四人推了琉璃出去,琉璃站在臺階上,雙手叉腰,鼻孔向天:“我說這位爺,單憑您私闖民宅,我們便可以將你送官的,你知不知道?再者,我們小姐與你們家毫無瓜葛,排行第一,什么‘三兒’啊‘四兒’啊的,你可不要信口胡說,你不在乎名聲,我們小姐可還是個未出閨閣的大姑娘!”

    云天翔張口結舌,面滿通紅,想他可是兩榜進士出身,曾做過十幾年官,累至知州,何曾被一個低賤的小丫頭這般羞辱過,當下氣得兩脅生疼,想要分辯幾句,又覺得掉價,正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琉璃已經指著那幾個攔擋他的仆人,罵道:“你們幾個糊涂了不成?這院子是小姐的起居之所,什么阿貓阿狗都往里放,這份差事你們不想要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幾個仆人不由分說架了云天翔就往外走,云天翔再也顧不得臉面,大叫大嚷:“云歌!你便叫下人這般欺侮我不成?好歹,我養了你十三年!”

    云歌只作未聞,笑著稱贊琉璃:“好丫頭!”這樣的丫頭,假以時日必堪大用!

    琉璃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,抿了嘴笑:“小姐高興就好?!?br/>
    “好,”云歌一錘定音,“即日起便請個先生教你們認字,以后碧玉管著我屋里的箱籠,瑪瑙打點我的首飾、零用,琉璃負責迎來送往,紅玉專管打探消息。你們便算我身邊的一等丫鬟了,月例銀子按二兩算,這在公卿家里也算多的了,但只要你們勤勤懇懇,忠心不二,每到年底還會有五兩銀子的紅包,平素若是有什么功勞自然也有獎賞?!?br/>
    四個丫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都喜不自勝,紛紛表示:“只要小姐高興,便是奴婢們的福氣了,可不敢貪小姐的銀子!”

    云歌對她們的反應十分滿意。

    如此,又過了幾日,便是上元佳節了。

    青城雖然不比大都會,但也熱鬧非凡,十四、十五、十六連續三日鬧花燈,家家戶戶都在自己門前掛了精心制作的燈籠,賽燈。

    云歌是不好這樣的熱鬧的,聽紅玉興高采烈說了一場,便笑道:“既喜歡,給你們假,這三日晚間都可以出去觀燈,只是子時之前必須回來,否則大門一關,你們只好在外面過夜了?!庇置覘×稅肆揭?,平分了,讓她們出去逛。

    瑪瑙卻只取了六兩,自己老老實實的道:“奴婢不去,大節下的,又是燈又是火的,家里沒個照應的也不行,再說,都走了,若是小姐要喝茶,豈不是連口熱水也沒有?”

    碧玉三個也不好意思起來,忙都說:“我們也不去了,在家陪著小姐?!?br/>
    云歌笑道:“都去吧,我是不愛這個熱鬧,不然我也去。你們這幾個月也辛苦了,都去散漫散漫也是好的。我有手有腳,再說,廚房里還有人當值,還能少了我的熱水?你們若實在惦記著我,早些回來也就是了?!?br/>
    四人這才高高興興領了銀子去玩了。

    云歌在燈下看著紅寶石戒指發呆,前些時調動糧商雖然很順利,但是也看出來了,這些掌柜的,根本不就不服自己,也難怪,憑空出來這么個十三四歲的小丫頭指手畫腳,偏又說不清這印鑒的來歷,換了自己,也是要心里打鼓的,若非行事之前,自己命張自在剖明利害,說明穩賺不賠,這些糧商又再三思量,恐怕,也不會成事。

    由此可知,找劉蕊報仇,要走的路還很長??!

    除了守門的,秦宅里大部分下人都出去觀燈了,因此庭院寂寂無聲,略微有點什么動靜便會被無限放大,何況云歌又是耳聰目明的呢。

    此刻院子里便有一種奇特的沙沙聲,似乎是衣料摩擦發出來的聲音,卻聽不到腳步聲。

    云歌警惕起來,鬼鬼祟祟,必不是好人,但是自己除了云家并未得罪仇人,除非……是三皇子的人!

    她取下燈罩,把燈吹滅,屋子里立刻暗了下來,相較而言,掛滿了燈籠的院子里反而更亮。但,院子里也沒有人影。

    云歌眸光微暗,一次兩次自己可以立刻躲進空間避難,可是不能次次都如此吧?只有千日做賊的,可沒有千日防賊的!

    三皇子怎的這樣心狠手辣!

    還沒等她一個念頭轉完,便聽到外邊一聲悶哼,緊接著便是南宮徹冷峻的聲音:“拖下去!”遠處隱隱有打斗之聲傳來。

    九連環已經開始叩門:“小姐,您睡了嗎?”

    云歌松了一口氣,重新點了燈,走過去把門打開,才一開門便覺得不對,還沒來得及做出相應的反應,喉頭已被兩根冰涼的手指緊緊鎖住,呼吸立刻不暢,瞬間感覺所有的血液都往頭頂涌去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