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欧洲杯2020赛程 > 皇玉之謎 > 第二章 萍蹤劍影道口鎮

寰风敳璧涚▼ :第二章 萍蹤劍影道口鎮

欧洲杯2020赛程 www.ggwrh.com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//www.ggwrh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清朝光緒年間三月四月之交。正是暮春時節,鶯飛草長,花枝爛漫,燕子呢喃,鷓鴣聲脆。從北邊開州至開封的官道上駛來一輛馬車。馬車上坐著一位青年人和一個趕車的少年,那青年人穿著一襲青衫,雖是粗布制作,卻也洗的干干凈凈??此曄蟾哦咚?,一張方正平和的臉,厚厚的嘴唇。身后拖著一條油光的辮子,手里拿著一把黃銅水煙壺,腰里配著一塊玉石。那少年生的虎頭虎腦,約莫有十六七歲,渾身透著一股虎勁,甚是可愛。他把手里的鞭子朝著馬耳朵挽了個鞭花,啪的一個響鞭,馬四蹄翻花跑了起來。

    那青年人忙喊道:“慢點,急啥哩?慢慢走,欣賞一下這暮春的好景色?!蹦巧倌甏鸕潰骸壩猩逗每吹?,無非就是一些樹,還有些花,天空飛著幾只鳥?!蹦喬嗄耆艘∫⊥匪檔潰骸胺且?,你是不懂風雅?!彼底啪姑猩涎劬σ髖鍍鵠矗骸盎ㄍ什瀉燁嘈有?,燕子來時,綠水人家繞?!?br/>
    那少年笑道:“三叔,你又詩興大發了。走到哪你的詩作到哪?!蹦喬嗄耆慫檔潰骸罷飪剎皇俏業氖?,是大文豪蘇東坡的詞?!蹦巧倌曖執蛄艘桓魷轂蓿骸拔銥剎歡斬濾瘴髕碌?,我的肚子都咕咕叫了?;故淺迷繒腋齙胤醬虼蚣獠藕?,詩又不能當飯吃?!?br/>
    那青年人笑了笑,沒有再說話,他把煙袋拿下來捏在手中伸頭往外看了看,問那少年:“廣德,到哪了?”那少年也沒回頭:“三叔,前面不遠就到道口鎮了,要不要在那打打尖?道口的燒雞名滿天下,我已經聞到燒雞的香味了,口水都流出來了?!蹦墻兇鋈宓娜順ü繕咸吡艘喚牛骸熬橢萊?,偏不在道口打尖。過了道口十里半道有個大車店,在那喝碗面條子拉倒?!?br/>
    那叫做廣德的少年聽了這話咽了咽口水,小聲嘟噥道:“大窮人,大窮人,那么多錢都不舍得花,摳門死了。難怪人家送你這樣的綽號?!蹦僑搴芟勻惶攪?,笑著罵道:“大窮人也是你叫的?看能把你饞死不?就不吃道口燒雞?!蹦巧倌瓴桓以僮鏨?,揚了揚眉,嘆口氣把鞭子狠狠一甩,這下實實在在打在了馬背上。那馬受疼,又奔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現在正是麥子揚花季節,農人此刻也是得到了片刻的春閑。兩邊地里的人并不多,官道上人來來往往倒是不少。忽然身后響起了雜亂而急促的馬蹄聲,夾雜著鈴聲,卷起漫天塵土。

    廣德回頭一看,只見幾匹快馬從后面趕來?!叭?,后面來了幾匹快馬,別是土匪,快把銀票藏起來?!蹦僑宓故遣換挪幻Γ骸澳閽踔廊思沂峭練?,難道人家就不能走這個道?別把人想的太壞了。再說這光天化日之下,哪個土匪那么大膽敢劫道?”

    話雖如此,那三叔還是把手伸到袖筒里,把幾張大銀票摸出來,旋開水煙壺的底座放了進去,又以最快的速度把底座旋上。原來那水煙壺是專門制作的,底座可以擰開,把幾張銀票放進去綽綽有余。擰緊后一點縫隙也看不出來,誰也不會想到水煙壺地下藏著銀票。放好銀票后三叔對廣德說:“把車子靠邊趕,讓他們過去?!憊愕綠蘇饣鞍馴拮油乙徊?,那馬就放慢步子靠邊走了起來。

    后面的幾匹馬的蹄聲越來越近,接著瞬時而至,廣德的心頓時緊張起來。忽然幾匹馬腳步慢了下來,和主仆二人的馬車并轡而行。三叔雖是見過大世面,銀票也藏好了,但心還是立即懸了起來。心想:“到看看這幫人到底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只見馬上坐著個精瘦的漢子,看樣子個子并不太高,年齡和自己大約相當,臉色黝黑,稍微有點胡子茬,一對眸子精光四射。只見他在馬上一抱拳,笑著問道:“借光,老板,前面離道口還有多遠?”三叔見來人是問路,頓時放下心來,順勢也一拱手:“前面不到十里就是道口鎮了,諸位是趕到道口打尖的吧?”

    那精瘦漢子答道:“是啊,弟兄幾個到朱仙鎮趕廟會,準備在道口打打尖。兩位也是趕會嗎?”三叔答道:“正是,朱仙鎮四月八大會天下聞名,這么熱鬧的地方可不能錯過。諸位從哪里來的?”那漢子道:“開州濮陽的,你呢?”三叔笑道:“那我們可是正經的老鄉,敢問這位爺開州哪里?”

    那漢子微一沉吟道:“開州柳屯人氏,姓劉,敢問老板貴姓?”三叔朗聲答道:“不敢不敢,小姓張,開州八公橋人。既是同路,還望諸位多多關照?!蹦嗆鶴擁潰骸昂盟島盟?,俺們幾個先行一步,多謝多謝?!比迕Φ潰骸岸際搶舷?,客氣了?!?br/>
    一行人快馬加鞭又往前奔去,路上蕩起一股煙塵。廣德坐在馬車上,默默地數著:“一個、兩個、三個……七個,一共七匹馬?!倍笥只贗菲婀值匚實潰骸叭?,咱明明姓秦,你怎么說姓張?還有咱是太平鎮人,你怎么說是八公橋的?”

    三叔若有所思地說:“這幾個人來路不明,我看不是善茬。剛才他問我路時兩只眼睛往車里直瞄,我就多了個心眼,圓了個謊。小子,學著點吧,太平鎮的秦三寶人人皆知,要是真遇到強人還不把咱給翻個底朝天?即使銀票翻不到也不會放過咱們,肯定會把咱們綁了肉票讓家人拿銀子。說不定撕了票把咱開腸破肚呢?!?br/>
    廣德嚇得直吐舌頭:“還是咱三叔見過大世面,拿眼一瞅就能分出啥人。駕駕,喔!”又是一個響鞭。

    那三叔正是秦輊軒,那少年乃是他的侄子秦廣德。

    二人又走了約莫七八里路,眼見道口鎮就要到了,秦輊軒讓廣德放慢馬。二人信馬由韁,慢慢向道口鎮走去。

    “喂,這位小兄弟,敢問前方是什么地方?”秦輊軒突然聽到車外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,他不由得撩開車簾往外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與馬車并行的是一位少女,看樣子約莫十八九歲,最多也超不過二十。一身素雅的淡綠色衣裳,身披一件紅色斗篷,騎著一匹紅馬,腰間還懸著一口寶劍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你是在跟我說話嗎?”廣德被那少女的美貌迷住了,眼睛直勾勾地看著她,好半天才緩過神來。

    那少女“噗哧”一笑:“你這人咋這樣看人,把俺都看羞了,不是給你說話難道跟你的馬說話?”

    “哦,哦,剛才你問什么?”廣德不知道是真沒聽見還是想和那少女多說會話。

    “我問你前方的鎮子是什么地方?瞧你,還是那樣看著人家?!蹦巧倥苦戀?。

    “哦,哦,你問前方是什么地方是吧?大概是道口鎮吧?”

    “我問你路,你倒問起我來了,我知道還問你干啥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問你,我是在問我三叔?!憊愕卵謔蔚?。

    “廣德,非禮勿視,在家我和你爹怎么教你的?”秦輊軒向那少女拱了一下手說,“姑娘勿見怪,鄉下小子,沒有教養?!?br/>
    那少女將目光轉向秦輊軒,眼睛剛一接觸,又趕緊垂下頭去,在馬上也拱了拱手說:“萍水相逢,打擾了,敢問前方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前方是道口鎮,姑娘是要打尖嗎?”秦輊軒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走了一上午的道,又饑又渴,想找個好點的地方吃點飯?!蹦巧倥呱恍Φ?,“那道口鎮可有什么好吃的嗎?”

    “有有有,道口的燒雞可好吃了?!憊愕虜遄斕?。

    “看來姑娘是遠道的客人,這道口鎮的燒雞的確天下聞名,來道口鎮不嘗嘗的確可惜?!鼻亻蚨瞎愕碌幕八?。

    “哦,燒雞,嗯,聽了您的介紹,那我非要嘗嘗不可。但不知哪家的燒雞最正宗?”那少女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“義興張,義興張的燒雞啊,咬一口滿嘴流油,讓你恨不得把舌頭都吞下去?!憊愕巒拍巧倥柿絲諭倌?,不知道是想起了燒雞流口水還是垂涎那少女的美貌。

    “沒錯,義興張的燒雞的確天下聞名,姑娘不妨嘗嘗?!鼻亻愕閫?。

    “好,多謝了?!蹦槍媚锿徘亻恍?,然后兩腿在馬上一夾,那馬立刻奔騰而去。

    “姑娘,在義興張等我們啊,我們請你吃燒雞?!憊愕輪弊挪弊酉蚰槍媚錆暗?。

    只見那姑娘回頭一笑卻并不答話,眼光看的卻不是廣德,而是秦輊軒。

    道口鎮位于開州到開封中間,正是行人打尖吃飯的地方。這道口鎮的燒雞真的是天下聞名,三百多年的技藝傳承使得這里的燒雞美名遠播。凡是在道口過路的客商,沒有不嘗嘗道口燒雞的。這時正當中午,正趕上飯口,所以街里人特別多,飯館酒肆生意用火爆形容毫不為過。忽然廣德指著前面一座兩層的酒樓興奮地喊道:“義興張,義興張的燒雞!”

    秦輊軒坐在車上平靜地說:“不去義興張,繼續走,過了道口有個十里鋪,在那吃飯?!憊愕錄鋇潰骸叭?,不吃燒雞我就不走了?!?br/>
    說著竟然將鞭子往地上一扔,勒住韁繩,鼓著腮幫子噘著嘴耍起性子來。

    “都說醉翁之意不在酒,我看你是廣德之意不在雞?!鼻亻ψ潘?。

    廣德一聽立即瞪起眼睛說:“不在雞在什么?我就要吃道口燒雞?!?br/>
    “好好好,算我說錯了,我看你是既想吃燒雞,又想看美女,誰知道人家會不會在那里?好吧,今天就依你一次?!鼻亻底畔鋁順底囈恕耙逍蘇擰本坡?。

    “義興張”乃是道口鎮最大的酒樓,食客如云,高朋滿座。二人進了酒樓,酒保趕緊迎了上來說:“二位爺,樓下客滿了,正好樓上還有一個空桌,您要是再晚可就沒地兒坐了。來來來,樓上請?!?br/>
    二人上了樓,果然發現樓上也坐滿了客人,只剩下東北角靠窗的一張桌空著。二人入座,要了四樣菜,一壺酒,當然燒雞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廣德將酒倒上,撕了一只雞大腿狠狠咬了一口,然后又喝了一口酒說:“喝著酒,吃著雞,真是神仙過的日子啊?!?br/>
    “要是那姑娘陪著是不是更好了?”秦輊軒笑著喝了口酒說。

    “對對對,她肯定在這?!彼底乓槐嚦兇偶ν紉槐哂醚劬λ拇弁?,突然他的眼睛停住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眼睛停留之處并不是那少女,而是鄰桌的一群漢子。那群人一共七個,正是在路上第一撥向他們問路的那七個漢子,那七個漢子正在大口吃肉,大碗喝酒。

    “哎呀,原來是張老板,真巧啊,想不到你們也在這吃飯,來來來,咱們喝一個?!彼禱暗惱悄嗆諏車木鶯鶴?。

    “哦,原來是劉老板,幸會幸會,好,咱們同飲此杯?!鼻亻轄粽酒鵠匆蠶蚰薔鶯鶴泳淳?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義興張的燒雞和美酒果然名不虛傳?!蹦嗆鶴詠埔豢諍雀?。

    秦輊軒也將杯中的酒干了,然后向那漢子一拱手道:“劉老板,請便?!蹦嗆鶴右補傲斯笆值潰骸昂?,張老板請便?!彼底哦爍髯宰錄絳苑?。。

    廣德將一個雞腿吃完了也沒看見那少女,不由得心里有些失落,又倒了一杯酒正準備喝,突然從樓下傳來酒保的聲音:“姑娘,今兒樓上樓下客人都滿了,您還是到別家吃飯吧。真的抱歉,實在沒位子了?!?br/>
    “我不信,我上樓看看,是不是嫌我一人點的菜少?”說著傳來一陣上樓梯的聲音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