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欧洲杯2020赛程 > 凌天戰尊 > 第3915章 風水輪流轉

欧洲杯2020赛程 www.ggwrh.com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//www.ggwrh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劉隱動了。

    在干擾周圍空間的同時,他身形一晃,已是在虛空之中飛速掠過,帶出了一道道近乎真實的殘影,如鏡花水月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,在劉隱的手中,出現了兩根錐子形狀的雙面刺,在他的右手之上旋轉,像極了地球上的冷兵器‘峨眉刺’。

    只不過,峨眉刺向來都是成雙成對,劉隱手中只有一支,而且明顯比峨眉刺長,約莫一尺半左右。

    嗡??!

    劉隱身形一動,轉眼便是到了段凌天身前不遠處,手中神器一橫之間,虛空震蕩,刺耳的刀鳴聲適時響起。

    一道光刃,在虛空凝結,向著段凌天所在之地擴散開來,掃向段凌天。

    光刃一出,仿佛能將這片天地,都給一分為二。

    因為,它不只是籠罩段凌天,深知籠罩周邊之地,數座險峰,被它直接斬斷,齊齊發出陣陣沉悶的響聲。

    斷了,但卻因為重力的原因,還是落在原來的山體上,但重新疊在一起,看起來卻又是不再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咻??!

    面對來勢洶洶的劉隱,段凌天一念之間,上品神劍呼嘯而出,同時他適時的催動掌控之道,空間法則律動,抵消了劉隱的一部分攻勢。

    剩下的攻勢,被他一劍攔下。

    不過,即便如此,他還是只覺得一股巨大的壓力襲身,繼而將他整個人都給撞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當然,與其說是被撞飛,倒不如說是在卸力,順勢而動,段凌天飛出去的同時,身上毫發無損。

    而就在這淚光電閃之間,段凌天施展的手段,已經不弱于先前殺那兩個中位神皇死士時展現的手段。

    正如天龍宗一些高層所言,段凌天的實力,足以堪比新晉白龍長老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雖然段凌天后撤,算是落入了下風,但此時明顯占據優勢的劉隱,卻是沒有絲毫的喜悅,有的只有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段凌天的實力,怎么會這么強?

    他本以為,他剛才那一擊,就算不足以殺死段凌天,也足以重傷段凌天的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連段凌天分毫都沒傷到。

    “這段凌天,竟有這等實力?”

    劉隱面露駭然之色,“還有,他的空間法則,按理說不該有那么強才對……可偏偏強大得不像是只領悟了那些法則奧義?!?br/>
    段凌天施展天地四道中的掌控之道,進行空間法則的掌控,本身就是一門極其強大的手段,再融合他的法則奧義,自然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如果是領悟其它法則的人,倒也罷了,不太了解空間法則。

    可劉隱本身也擅長空間法則,對于空間法則了解極深,自然發現了段凌天展現的空間法則和現實的實力不對稱的情況。

    不過,現在只是一開始,他只以為是自己感覺錯了。

    然而,當他再次發起攻勢,而段凌天也再次和他糾纏了幾次之后,他終于可以確認,段凌天施展的手段之強,確實遠勝顯現出來的法則奧義能帶給他的。

    “他來自諸天位面,也沒血脈之力……難不成,是他的空間法則分身賦予他這等力量?”

    “也不對!如果是空間法則分身,最多也就讓他的力量發生量變,斷然不可能這般質變……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劉隱越來越看不透了。

    不過,雖然短時間內沒拿下段凌天,但劉隱并不著急,因為段凌天一直都在被動挨打,實力遜色他不少。

    而且,他現在還沒用他的血脈之力。

    段凌天那邊,卻或許連空間法則分身都已經偷偷用上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聲冷哼,劉隱雙眸剎那間泛起了一層血氣,繼而一雙眸子也開始泛紅,在他的身上,一股煞氣隨之升騰而起。

    “段凌天,作為一個下位神皇,你能有堪比一般中位神皇的實力,確實驚人……不過,你的實力,如果僅限于此,怕是活不過十個呼吸的時間?!?br/>
    下一瞬,劉隱再次出手,攻勢變得更加狂暴,威力也提升了幾成,讓得段凌天也是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“十個呼吸的時間?”

    “那我倒是要看看,你劉隱,如何在十個呼吸的時間內殺我!”

    面對劉隱的叫囂,以及進一步變強的攻勢,段凌天面色不變,語氣平靜的回應劉隱的同時,體內一道身影射出。

    正是他的空間法則分身。

    然后,空間法則分身也手持一柄上品神劍,和他一起對付劉隱。

    這一刻,就相當于兩個他,在打劉隱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空間法則分身,不只是可以完美的施展他的神力和法則之力,甚至還能施展掌控之道。

    原本占據上風的劉隱,面對動用空間法則分身的他,剛占據不久的上風,頓時被扭轉,隱隱落入了下風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??!”

    而這一刻,劉隱卻又是陡然發出了一聲驚喝,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此時的劉隱,一邊應付著段凌天和段凌天的分身的聯手攻擊,一邊死死盯著他們,目不轉睛,仿佛想要從中看出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“段凌天,你的空間法則明明沒這么強,為何融入神力后,能施展出這般強大的攻勢?”

    最終還是看不出什么的劉隱,忍不住沉聲問道。

    而段凌天接下來的回應,卻是氣得他差點吐血!

    “你猜?!?br/>
    這是段凌天的原話。

    同時,段凌天心中一動,“幸好重新凝聚了空間法則分身……沒想到,有法則分身作為輔助的我,比之劉隱這等白龍長老,還隱隱更勝一籌?!?br/>
    “不過,現在也是一開始,劉隱還不習慣應付兩個我聯手的攻勢……給他適應一段時間,他足以和我戰成平手?!?br/>
    正如段凌天所想的一般,在暴怒后的冷靜之后,劉隱漸漸習慣了段凌天和分身聯手的節奏,開始和段凌天戰得不分上下。

    而段凌天,也耐心的和劉隱交手,絲毫不落下風。

    暴怒后冷靜下來的劉隱,此刻和段凌天交手,越戰越是心驚,“這段凌天,怎會有這么強大的實力?”

    “他一個下位神皇,憑借空間法則分身,竟然都能和我這個白龍長老戰成平手?”

    “他的空間法則,到底有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“我明明看得出他的空間法則處于哪個境界,可其展現出來的威力,卻完全不一樣,高出一個大境界都不止!”

    劉隱的臉色,漸漸的凝重了起來,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,也多出了幾分忌憚之色。

    眼前的這個紫衣青年,簡直比薛海川更加妖孽!

    “他才不到三千歲……隨便再給他幾百年的時間,或許就足以輕松將我踩在腳下!”

    這一刻,劉隱甚至后悔,剛才主動對段凌天出手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和段凌天其實也沒深仇大恨,沒必要生死相拼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氣,劉隱身形開始后撤,一邊后撤,一邊應對追擊上來的段凌天,“段凌天,你我再繼續下去,也難分出勝負?!?br/>
    “我剛才是開玩笑的,只不過是想要試試你的實力……我與你無冤無仇,自然不可能對你下殺手?!?br/>
    “你和薛海川兄弟二人交好,是你們的事情,我和他們有仇,是我和他們的事情,與你無關?!?br/>
    此時此刻,劉隱已經萌生了退意,并且還念想著,不要因為今日之事而得罪段凌天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今日段凌天沒能力對付他,日后他一樣要倒霉。

    “劉隱,認真一點!”

    面對劉隱的主動求和,段凌天卻好像沒聽到一般,繼續發動狂風暴雨般的攻勢,兇猛的席卷向劉隱。

    現在的劉隱,完全將段凌天當作一個實力和他對等的白龍長老看待,面對段凌天的爆發,他也是不敢怠慢,慌忙應對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就算不死也會重傷。

    “瘋子!”

    見段凌天仿佛不愿意罷手,劉隱面色難看的同時,卻沒打算繼續和段凌天糾纏,因為他的神力已經開始衰竭了。

    就算有神丹輔助,也趕不上段凌天。

    段凌天,本身就是神丹師,就剛才到現在,已經服用了多枚恢復神力的極限王級神丹,拿極限王級神丹當零食吃。

    而他,只能用普通的療傷神丹。

    “這段凌天,是想要耗死我?!”

    當劉隱看到段凌天又隨手取出兩枚極限王級神丹丟進嘴里,原本有些衰竭的神力,再次暴漲的時候,他腦海中靈光一閃,突然冒出了這么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這個念頭一起,他再無戰意。

    第一時間,便想瞬移離開。

    只是,他剛準備催動瞬移,卻又是發現,周圍的空間同樣被段凌天擾亂,沒辦法進行瞬移。

    剛才,是他擾亂空間,深怕段凌天瞬移逃離此地。

    而現在,他沒再擾亂空間,但段凌天卻仿佛知道他會逃一般,率先接替他先前的‘工作’,將周圍的一片空間給擾亂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,劉隱快急哭了。

    這段凌天,不會是有樣學樣,學了他,才開始擾亂周圍空間的吧?

    要真是這樣,他還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!

    “段凌天,你我無冤無仇,你真要和我死戰?!”

    劉隱怒喝。

    段凌天不理會。

    “段凌天,你若再不罷手,休怪我劉隱跟你拼命!”

    劉隱目呲欲裂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