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欧洲杯2020赛程 > 貼心萌寶荒唐爹 > 第460章夜涼宬,蘇醒

ti8璧涚▼琛?:第460章夜涼宬,蘇醒

 熱門推薦: 一念永恒、 三寸人間、 亙古大帝、 劍徒之路、 天下第九、 玄渾道章、

欧洲杯2020赛程 www.ggwrh.com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//www.ggwrh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<script>_strwx();</script>第460章夜涼宬,蘇醒

    而睡在中間的夜涼宬,似乎還完全沒有意識到,他的女人就要被侵犯了。

    “夜涼宬,你醒醒,你救救我…”宮沫沫只能向沉睡的夜涼宬呼喚。

    張越只覺得她的話好笑之極,“沒用的,就算你喊一千遍,一萬遍,你的男人都只是死人,他根本不知道我們發生什么,來吧!美人,我們可以好好快活一番了?!?br/>
    宮沫沫咬著唇,在恐懼和無助之下,她的體力也消耗得比較快,她希望這個時候有人過來探望她,她希望是大哥,可是,她知道,大哥他們這個時候不會過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宮沫沫的腳突然在慌亂之中,被床沿絆了一下,她整個人往地上摔去,而張越追了過來,他立即笑起來,“這下,你還能跑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你別過來,你別過來…我求你了,別傷害我?!憊劾嵩諮劭衾锎蜃?,她不是怕死,而是,她害怕自已不干凈,夜涼宬就在這里,如果她真得被污辱了,她真得會一死了之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不要過來…”宮沫沫撤底的無助了。

    張越一步一步的靠近她,宮沫沫挪著身子,在地板上一步一步往后噌著,哭泣懇求,“不要過來…”

    張越突然一掌握住她的手腕,想要將她拖到沙發上,宮沫沫立即尖叫出聲,“啊…放開我…”

    此刻,兩個人都沒有發現床上的男人,平常只能微微彎曲的大掌,倏地,緊握成了拳,而他的眉宇也擰成了一股繩,仿佛在惡夢之中掙扎著試圖醒過來。

    在夜涼宬的世界里,此刻,四處充滿了宮沫沫的尖叫聲,無助的哭泣聲,他在黑暗之中,快要瘋了,他在黑暗之中奔跑,他想要找到一條可以聯接現實的通道,他知道,他的女人此刻有多無助,有多需要他。

    “夜涼宬…救我…”他的世界里,傳來了宮沫沫的尖叫聲。

    “沫沫…沫沫…你在哪?你在哪里!”夜涼宬在黑暗之中狂跑,他的臉色布滿憤怒,可是,他找不到出路…

    沙發上,宮沫沫已經被張越死死的用手按在沙發上,他的手在碰她的衣襟,準備解她的襯衫。

    “放開我…混蛋你放開我…”宮沫沫拼命的反抗,然而,張越原本就是醫生,懂得怎么樣制住她,加上他的力氣比較大, 宮沫沫根本無路可退了,她絕望的睜大著一雙淚眼怨恨的瞪著這個男人,她的手也繼續在捶他,打他…

    張越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俯下身來吻她了,宮沫沫惡心的將臉撇到一旁,她死死的緊閉著眼睛,無助的哭聲傳出。

    張越也以為自已這次要欲仙欲死了,可是,就在這時,他肩膀被一只大掌猛烈的扯起,下一秒,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,他的胸口狠狠的一拳擊中,他整個人后摔在沙發對面的地面上。

    宮沫沫聽到砰得一聲,猛然睜開了一雙淚眼,淚眼迷蒙之中,她仿佛在做夢一樣,她看見了站在面前的夜涼宬,看著他那雙熟悉又深邃的眼睛,看見他的臉…

    她猛地坐起身,顧不得剛才的羞恥,她狠狠的擦著一雙眼睛,終于,她看清楚了,是他,是他!

    他醒了,他醒過來了!

    “涼宬…是你嗎?真得是你嗎?”宮沫沫一秒環手抱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夜涼宬憤怒緊握成拳的手,在她撲進來的時候,瞬間,變得溫柔有力,他緊緊的將她抱緊,聲線沙啞出聲,“是我,我醒來了?!?br/>
    而這時,地上張越艱難的捂著胸口,他不敢置信這個男人竟然醒來了,而他站在他的面前,比睡著的他的更加高大,而且,簡直就是地獄里回來的戰神一般,即便是剛剛蘇醒的他,也尤如一頭不可招惹的兇獸,氣勢驚人。

    張越想要從旁邊溜走,此刻,在被夜涼宬的兩拳擊打之下,他的理智已經撤底的醒過來了。

    他剛剛動一動身體,就看見夜涼宬的目光冷冷的盯住他,光憑眼神的殺氣,就讓張越被釘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還沒有碰你的女人,你放過我吧!”他懇求著。

    夜涼宬突然上前,狠狠一腳踩在他的胸口肋骨上面,“敢碰我的女人,必須付出代價?!?br/>
    隨著一聲慘嚎,張越的肋骨,被他硬生生踩斷了三根。

    宮沫沫剛才除了被他驚嚇了一番,他也只是按住過她,可此刻,她并不想心軟,她想把他送到監獄里去,她拉住了夜涼宬,“涼宬,算了,這種人不值得臟了你的手,讓警察過來吧!”

    “我會讓他把牢底坐穿?!幣沽箤k怒哼一聲。

    張越立即嚇得癱在地上,原本胸口肋骨就斷了幾根,這會兒,他只能躺在地上直喘氣了。

    宮沫沫見剛醒就大動怒火,又動了手,立即安慰道,“好了,涼宬,你剛醒,別氣了,我沒事,他也沒有碰到我?!?br/>
    夜涼宬將她緊緊攬入懷里,薄唇輕吻在她的發絲之間,他才好奇的問了一句,“我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三個月零六天了?!憊恢倍技親拍?!

    夜涼宬心狠狠一震,他睡了這么久?而這些時間,一直照顧他的是她?他的心涌上一層強烈的感動,他攬著她眼眶微濕。

    宮沫沫想要先把張越處理了,她重新拿了一個手機拔通了附近的警局過來,很快,一輛警車駛到了樓下,三名警員把重傷的張越抬走。

    宮沫沫向警方交待了一下事情的經過,警方會著重調查取證,以強奸未遂的罪名逮捕張越。

    宮沫沫把房間留給警方取證,此刻,她激動到忘了打電話給夜家的父母還有家人,她倒是先打了一通電話給主治醫生,然后,才分別打通了夜家的人,還有大哥和家人,醫生最先帶著助手從醫院趕到,替初醒的夜涼宬做檢查。

    夜涼宬坐在大廳里,他除了看起來削瘦了一圈,并沒有什么大礙和后遺癥,醫生只能感概是奇跡,像他這樣能完全恢復意識蘇醒的人真得不多。

    宮沫沫的眼神更是從他醒來到現在,幾乎沒有離開過他,如果不是醫生在,她一定會緊緊的抱住他,再也不能允許他再離開自已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