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欧洲杯2020赛程 > 總有溫暖等著你 > 第四百五十章:驕傲的資本

2020骞存娲叉澂璧?:第四百五十章:驕傲的資本

 熱門推薦: 沈浪蘇若雪、 豪婿、 沈浪和蘇若雪、 天官賜福、 頂級神豪、 神級龍衛、

欧洲杯2020赛程 www.ggwrh.com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//www.ggwrh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不過二十多分鐘,丁總的老爸丁遷就趕到了茶室里。

    他進門后第一件事情就和秦云道歉,然后甩手給了自己兒子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秦總,真抱歉,我這個犬子太不成器,有什么冒犯的地方,還請您海涵。

    合同我都帶來了,您看看要是沒有問題的話我們就簽字吧?!倍∏ù幼約旱墓陌錟貿雋椒鶯賢值莞卦?。

    秦云微笑著看著這個丁遷,當初她的公司因為特殊原因倒閉時,曾經也低聲下氣的去求過他,希望他能看在以前合作十幾年的情分上,伸出援手。

    然而,這個目光短淺的丁遷并沒有答應秦云,甚至連基本的虛偽都懶得維持。

    后來秦云和秦望東山再起的初期,丁遷還和秦云搶過客戶。

    這些秦云自然不會忘記,但是為什么她還會答應和這樣的人合作呢?

    那就是秦云深知一個道理: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朋友,也沒有永遠的敵人,只有永遠的利益。

    既然雙方合作有利益可圖,那秦云就可以當以前的種種過往都煙消云散。

    眼下事情到了這個份上,秦云只好把以前的事情都想起來,這樣新賬就賬一起算,那就沒有再合作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這個世上公認的真理:不要得罪女人,不要得罪生意場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時候栽她手里的話,那就自求多福吧,因為她可以把八百年前的舊賬翻出來加倍讓你還。

    “丁董,您說這話就是折煞我了呢。

    當初我日落西山的時候不是也去求過您嗎?

    您當時是怎么回我的呢?我這個人啊沒有別的能耐就是記性好。

    真的是很抱歉呢,不過我覺得真的可惜了我這上好的白茶?!?br/>
    秦云抱著胳膊臉上在笑,眼睛都是冷漠,她現在也不一定非要和丁遷合作,反正生意的事情她也想通了。

    只要活著錢就掙不完,而且這一生經歷過幾起幾落后,也看淡很多東西,活著開心最重要。

    她反而覺得和秦望一起賣紅燒肉的時候是真的開心。

    能讓她開心的合作方她不介意和顏悅色,好好款待。

    但是要想給她添堵,那她就不會講任何情面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,憑什么我就給你臉?你臉比我臉大???

    丁遷的臉上有些許的尷尬,不過這樣的老狐貍縱橫商場幾十年,什么風浪沒有見過?

    仍然笑嘻嘻的丁遷伸腳踢了自己的兒子一下:“兔崽子,還不快給你秦阿姨跪下!”

    秦云一聽這話不由的捂嘴大笑:“丁董這個就不必了,您兒子剛才說我年紀太大了對我沒有興趣。

    現在您讓他叫我阿姨,我會覺得特別搞笑?!?br/>
    秦云故意這樣說給丁遷聽,也讓他知道自己到底養了個什么樣的貨色出來。

    丁遷一定秦云這樣說就知道今晚上這合作鐵定沒有指望了。

    慢慢的收起自己臉上的笑,丁遷把合同放回包里,拍拍自己的包看著秦云。

    “秦總,您這樣說的話我也就沒有什么好說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千年的狐貍就不用玩聊齋了吧?

    再說出來混是不是玩不起?

    玩不起就不要玩好了。

    這合同不簽我們也沒有什么損失?!?br/>
    丁遷前后嘴臉的變化讓秦云覺得自己不合作的決定超級正確。

    秦云坐回椅子上示意已經出于呆滯狀態的茶師換茶葉。

    秦云只所以喜歡這家茶館,是因為這里的所有的工作人員都超級的有顏色。

    客人開心她們就會表現的活躍點,客人要是有矛盾她們基本上會讓自己的存在感降到零。

    所以秦云生氣后,琴師也回到休息室去,茶師就默默的在一邊眼睛看著茶碗,呼吸都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丁遷看著秦云對自己說的話完全沒有反應,拉著自己的兒子就要離開。

    “爸爸,不能走啊,走了我預付的三十萬定金就打水漂了啊。

    還有我定的貨已經到倉庫了,要是我們不和秦家合作那貨就要爛在倉庫里啊?!倍∏ǖ畝勇塵目醋拋約喊職?。

    他當初和秦云剛接觸的時候,真的覺得她特別好忽悠,所以覺得這個合作的事十拿九穩。

    為了在爸爸面前表現自己的超前能力,他就自作主張的預付了定金,并把貨提前運回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???”丁遷被氣的臉都綠了,這樣的蠢兒子怎么會是他教育出來的。

    “秦家公司也給了我們三十萬的原材料啊?!倍∏ǘ幽貿鍪只∏?。

    丁遷拿過手機看到里面是一車車的棉花,他捂著胸口差點一口氣沒有上來。

    “逆子啊,那哪里是秦家給的,那是你老子我從第三方買回來的。

    秦家是負責運輸的丙方,你的腦子呢???!”丁遷氣的蹲在地上,這個秦云太老奸巨猾了。

    秦云坐在椅子上優雅的端起茶盅聞聞,慢慢的喝到嘴里。

    秦云慢慢的在臉上堆起了滿意的笑。

    “丁董啊保重身體吶,要教育兒子呢我建議您在他還沒有成年的時候教育,現在好像有點晚了呢。

    對了,您兒子還是有優點的,比如他還知道我這茶室好茶?!?br/>
    秦云的話讓丁遷更加惱怒,但是他也沒有辦法,秦云的手段他是知道的,肯定提前就把所有細節處理的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定金都無所謂,他丁遷還虧的起幾十萬。

    但是那倉庫里的貨可是幾千萬啊,秦家不要的話再處理給別人買不上價不說,秦云只要放話出去,那誰都不會接手的。

    還有倉庫就那么多,這個占了地方,那要調度其他貨物倉庫就不夠用。

    這一系列的鏈式反應夠丁遷處理一個月了。

    越想越覺得自己掉坑里的丁遷揪著兒子的耳朵就把他拉出茶室。

    秦云淡定的看著爺倆氣憤的離去,臉上慢慢變成了冷漠的寒霜。

    “秦婉,給我滾出來!”秦云冷冷的沖那邊喊。

    在休息室里的秦婉早就嚇的全身在抖,她從來不知道媽媽在生意場上會遇到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她一直覺得做生意可簡單了,就是和別人吃吃喝喝笑笑鬧鬧就賺錢了。

    而且她也一直覺得做生意的人都很俗氣,滿身的銅臭氣,不高雅。

    今天見識到媽媽這笑里藏針,夾棍帶棒的一番話語,她才明白原來哪行都不容易混。

    膽怯的慢慢走到秦云面前,秦婉把面紗摘下來低聲的喊了一聲:“媽媽?!?br/>
    “媽什么媽?你看看你現在什么樣子?

    找我什么事情,快點說我時間很寶貴?!鼻卦瓶醋徘贗?,雖然語氣不友好,但是臉上卻是柔和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媽,我能回家看看嗎?好久沒有回去了都想您和爸爸了?!鼻贗窆ザ自誶卦頻耐缺嚀房醋潘?。

    “想回就回唄,又沒有人攔你?!鼻卦評晾戀幕卮?,看到秦婉為了討好自己這么努力,她也算是不計較了。

    主要是剛才懟的那父子兩個讓秦云心情大好,才這么輕易原諒秦婉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