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欧洲杯2020赛程 > 迦勒底的跨次元劍仙 > 第233章 我們是真慘,不是裝的

浠婂ぉnba璧涚▼ :第233章 我們是真慘,不是裝的

欧洲杯2020赛程 www.ggwrh.com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//www.ggwrh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開始了……

    李太初大概明白,陳湯是想來干嘛的了。

    無非就是想賣慘唄!

    某撲街寫手也經常用。

    不過,這兩個人有一個共同點,那就是——真的都挺慘的!

    那個撲街寫手就不說了,陳湯剛來到外國,奇襲了郅支單于,立了個大功。

    還沒來得及高興呢,近萬大漢鐵騎就被阿蒂拉一個人包圍了。

    一直遷就自己的好兄弟還因此尸骨無存……

    這還不夠慘嗎?

    跟尋常人只知道那句“犯我強漢者雖遠必誅”不同,李太初還知道陳湯除了忠義外的另一個屬性——貪財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跟王翦一樣,是為打消皇帝的猜疑才裝出來的。

    不過可能性不大,畢竟人家王翦是封無可封了,再封只能賜死了。

    陳湯算什么?陳湯那個時候可是連自己的功勞都能保不住的苦命仔,哪還有閑心裝模作樣?提前演戲嗎?

    陳湯不知道李太初正在揣摩他的人生,依然在訴說著自己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這些士卒,都是我從西域都護府帶來的……我知道,羅馬那邊出的錢,完全足夠買我和我這些兄弟的命!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陳湯一時聲淚俱下:“我想把他們帶回去!他們跟我一起出來,是想揚我大漢軍威,而不是為那些異族人戰死在異國他鄉!”

    不知道這時候的大漢戰后撫恤怎么樣……

    相比較剩下的那些人,李太初還是更擔心他們的身后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這時候大漢的皇帝可不是漢武帝了。

    連陳湯這樣的大功都能落得孤苦伶仃的下場,李太初實在難以想象他們能對那些士兵有多好。

    陳湯活著的時候好像就跟王莽有交情了,那這時候其實已經是新朝了……

    算了,還是先處理好陳湯再說吧!

    李太初嘆了口氣,說道:“陳將軍是想盡量減少傷亡?”

    陳湯補充道:“是減少我大漢騎兵的傷亡……”

    思索了一番,陳湯直接說道:“我不跟恩公您繞圈子,我害怕我指揮的時候因為偏心而做出了什么不好的判斷,先跟恩公請個罪!”

    李太初無奈,請罪?請啥罪???

    明天要是戰況勝利,解決了阿蒂拉我就回迦勒底了,歷史也會恢復正常。

    你跟尼祿連在英靈殿做鄰居的可能性都很小,那都見不了面了,還擔心什么?

    不過,料想陳湯專門去而復返,肯定不是就為了這個,李太初也沒有打斷他。

    果然,陳湯很快就正色道:“戰場上的判斷尤為重要,既然我有失誤的可能,那在下還是建議像之前一樣,各自指揮,互不干擾?!?br/>
    懂了,陳湯既害怕自己有失偏頗,又擔心尼祿也是,所以干脆還是各顧各的好了。

    這看上去的確是最好的辦法了。

    至少,李太初不用擔心他們打著打著,突然自己內部吵起來。

    哪怕明天李太初估計放完技能就暈了,但以他的責任心還是不能讓他就這么撒手不管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會想著趁時間還早,提前安排一番。

    擺了擺手,李太初讓陳湯按自己想的去做就行了。

    至于逃跑不參戰?

    等開戰的時候,遇到戰機,李太初就不信陳湯會無動于衷。

    正思索著,李太初也打算再稍微休息一下。

    抬起頭,卻剛好看到陳湯走到營帳前,突然又停了下來,說了句:“當然,我想這些士兵也需要足夠的安家費,不知道能不能請大元帥跟羅馬皇帝請示一下,再多給兄弟們發一筆安家費?!?br/>
    好嘛!不僅大漢那邊,陳湯還想讓羅馬那邊花錢安撫。

    打一份工,拿兩份工錢,真舒服!

    不過,既然是為了手下士兵,李太初也沒有拒絕的理由,點了點頭就算答應了。

    卻沒想到,這事還沒完,陳湯居然又說道:“還有句話,理論上來說,是不應該由在下提起的。但是在下擔心,朝堂里的人會貪墨了弟兄們的功勞……”

    靠!陳湯你不去做商人真是商界的一大損失!

    這不就是早期保險的雛形嗎?

    因為害怕出什么意外,就想找別的人買單。

    只不過人家保險公司是收錢為你們的意外買單,你這是無本買賣??!

    李太初現在都開始懷疑陳湯是不是穿越過來的了,居然這么有先見之明,知道朝廷里可能會不認同他的功勞。

    不過,原本,陳湯是擅自出擊,才讓朝廷里的人對他頗有微詞。

    這次,好歹也是奉命出擊??!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們會用什么理由來刁難陳湯……打的不是漢朝的敵人?

    李太初還是答應了,反正歷史回復正軌,陳湯也不可能找到尼祿給他買單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早上八點左右,李太初就帶著大軍出擊了。

    雖然時候是早了些,但想想以后那些學生們,這些士兵估計心里都會平衡不少了。

    額……也不對,以現在漢人對知識的看重,若是讓他們上學,估計早上五點起來都沒什么關系。

    李太初遐想之間,城門口已經到了。

    城池也不算大,反正肯定不可能藏下幾十萬士兵外加城里的民眾的。

    這樣也好,等他們聚齊,省得自己使用權能的時候,順便把城池給破壞了。

    哪怕尼祿肯定不會在意到時候再修繕一番……

    也不是,戰斗結束之后歷史會自動修復的,到時候都不需要尼祿花錢了。

    李太初百無聊賴地思索著,對周圍人說道:“等等吧,等人多一點的時候,這樣才能讓利益最大化!”

    咕噠子她們很相信李太初,都只是“嗯”了一聲,算是答應了。

    陳湯倒是有些擔憂道:“請恩公恕在下直言,恩公真的能保證自己能對付那么多士兵嗎?”

    也不怪陳湯有這種擔憂,畢竟以凡人的智慧,實在想不到有什么技能能一舉消滅幾十萬大軍的。

    然而,若是李太初的辦法不能奏效,等敵方集齊了士兵,對戰起來會有獲勝的可能嗎?

    陳湯不敢想了,哪怕以他的能力,也想象不到什么獲勝的可能。

    李太初也不知道該怎么跟陳湯解釋什么弒神者的權能。

    正當他打算以一句“請相信我”搪塞過去的時候,尼祿說話了……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