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欧洲杯2020赛程 > 卦妃天下 > 番外6:鈴鐺感應

欧洲杯2020赛程 www.ggwrh.com 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筆趣閣] //www.ggwrh.com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福佑宮,是貴妃尚玉嫣的宮殿,先皇唯一的子嗣漢王就是由貴妃撫養。

    “國公爺,如果陛下駕崩,我等聽聞漢王落水,心中焦慮,欲探望一二,以安撫百官之心,您這推三阻四,倒是讓我等心中甚是惶恐不安,要猜疑漢王是否也有個好歹……”宗親之首,論資排輩算是蕭士睿隔房的堂叔魏王臉色緊繃。

    “魏王勿惱,實在是漢王殿下年幼,先失父皇,又落水受驚,貴妃娘娘哄了許久,這才哄著歇下,御醫已經叮囑過不可受到驚擾,魏王殿下若要探望,不急于今日,明日再來?!鋇ゾ么搶乖謁塹拿媲?,寸步不讓,“這要是漢王殿下因著驚擾有個好歹,魏王殿下便是一力承擔,也擔不起這個責。如今褚家還在獄中,單某實不希望人人自?!?br/>
    為何會人人自危?

    歷經四朝的褚家都被舉族下獄,這個風尖浪口,再有宗親被下獄,那不就得人人自危嗎?

    單久辭的意思很清楚,你要是把漢王嚇出個好歹,這可就和弒君沒有區別,不是你一個人就能夠承擔得住。

    “王叔,朝中尚有諸多事物,我們不妨先張羅陛下葬儀?!蹦餐跏潛揮滄ё爬?,這些人他勸不住,也只能跟著來,好做個和事老。

    這會兒他是蕭士睿的親叔叔,若是漢王有個三長兩短,他無疑就是最大受益者。

    蕭士睿幾個叔叔除了一早退出爭奪,這些年修身養性,不過問朝堂之事的寧安王,其余的全部被溫亭湛給剪除關了,就算或者不是戴罪之身守皇陵,就是被貶為庶人無詔不得歸京。

    他實在不是時候摻合進來,稱病都不能如意,偏帝王還沒有下葬,他也不能離開帝京。

    魏王瞪了寧安王一眼,頗有些恨鐵不成鋼,這個時候還不多為自己籌謀:“國公爺所言有理,本王確然擔不起責,可朝臣議論紛紛,人心渙散,各有心思。若不定他們心,本王唯恐他們陽奉陰違,在先皇大事之上生出疲怠之心,這也不是國公爺想見到的局面不是?”

    魏王也不是善茬好對付的人,單久辭只能退一步:“那便請王爺稍等一個時辰,讓漢王休息片刻,等漢王醒來,單某再去請示?”

    再去請示,鬼知道你請示的是誰!

    明知道單久辭在拖延他敷衍他,魏王也只能認下:“那就等上一個時辰?!?br/>
    夜搖光早就帶著女兒入了漢王的寢殿,外面的一切她聽得清清楚楚,卻渾然不在意,晾著他們,看看他們還有什么后招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在漢王的小臉上,他只比葉蓁大一點,曾經蕭士睿以為自己以后不會有嫡子,還溫亭湛提及過,待到他五歲之后,就把他送到溫亭湛身邊,由溫亭湛親自教養。

    希望這個孩子能夠及早遇到名師,不至于像自己那般幼年虛度了光陰,少年再努力卻倍感吃力,若非遇上溫亭湛這樣驚才艷絕的大能之人,他恐怕也是扶不起的阿斗。

    后來因為她的身份被揭穿,一切都作罷,如果她不是皇室之人該多好,或者溫亭湛的母親不是死于自己母親母族之手也好,那樣他們或許沒有這么快撒手不管。

    現在回想一切,夜搖光依然有種宿命的感覺,有些事情注定了陰差陽錯。

    “娘親,他死了嗎?”溫桃蓁看著這個小少年,差不多大的年紀,莫名就有點傷感。

    “嗯?!幣掛」餉揮釁燮?,“桃桃,每個人都會經歷死亡,或早或晚?!?br/>
    就算是他們這類修煉之人,不也一樣做不到長生,所謂的飛升成仙,到底飛升之后是何等模樣,他們這些人也無從得知。

    這個話題對于一直無憂無慮的溫桃蓁有點沉重,她跟著夜搖光,經歷了很多,也見過了生與死,但這么弱小的生命,還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讓小紅紅進入他體內吧?!幣掛」夥愿?。

    溫桃蓁應了一聲,就把君王蠱驅入了漢王的體內,很快漢王就睜開了眼睛,只不過眼神空洞,君王蠱也無法令漢王開口說話,但只要如此便已足夠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一旁的尚玉嫣看到這一幕,驚得回不過神。

    夜搖光看這個她紅腫的眼眶,就知道她對漢王是有母子感情,畢竟出生不久就被抱到她身邊養著,這么多年沒有不舍和心痛才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我只讓用他遺體幾日,待到阿湛歸來,一切自然迎刃而解?!幣掛」飩饈鴕環?,“君王蠱在他體內,可保他身體不腐?!?br/>
    尚玉嫣也知道如今非常時期,她點了點,迅速收斂了自己的情緒:“我知道該怎么做?!?br/>
    原本打算坐等的夜搖光,突然聽到從空間傳來的一陣鈴鐺聲,這個鈴鐺聲音不是溫葉蓁搖晃出來,而是出于某種感應,她眼神一變,化作一道流光飛掠到大殿外。

    大殿內的人不少,出了單久辭、魏王和寧安王,還有他們各自帶的御醫,以及幾個朝臣。

    這里是不是就有那一位氣運盜竊者?

    可按照夜搖光推測,這位氣運盜竊者應該是修煉之人才是。

    “睿王妃緣何在此地?!備惺艿揭掛」庀哪抗庖簧?,魏王皺眉先質問。

    “漢王無故落水,我請王妃來看一看,是否有什么魑魅魍魎在這里作祟?!鋇ゾ么竅紉徊澆饈?。

    “我有先皇特許,皇宮任意來去,我在哪里什么時候魏王做了這皇城的主人,再來問責不遲?!幣掛」飫淅淶乜?。

    卻是一句誅心之言,這是赤果果地說魏王有謀反之心。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堂兄,這里是皇宮?!輩壞任和醴⒆?,寧安王攔下他,“不得喧嘩?!?br/>
    夜搖光沒有理會他們,那枚鈴鐺消無聲息滑落在她的掌心,她打量著所有人,用氣力控制住鈴鐺不發出聲音,繞著每一個人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只有在經過魏王的時候,鈴鐺一陣顫動,在她掌心傳來了麻酥酥的感覺。

    夜搖光落在魏王身上的目光就更加銳利。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